<em id="3efzx"></em>

    <progress id="3efzx"><track id="3efzx"></track></progress>
  1. <dd id="3efzx"><noscript id="3efzx"></noscript></dd>
  2. <rp id="3efzx"></rp>

    計世網

    5G進入下半場,深入行業才能揚帆遠航
    作者:陳維城 孫文軒 宋美璐 許諾 | 來源:新京報
    2021-08-12
    5G應用涉及千行百業,如何大力推進5G應用發展?

     

    5G融合應用正處于規?;l展的關鍵期。今年7月,工業和信息化部聯合中央網信辦、國家發展和改革委等9部門印發《5G應用“揚帆”行動計劃(2021-2023年)》,為5G下一階段發展提出了要求與目標。

    目前,我國5G事業發展處于何種階段?5G應用涉及千行百業,如何大力推進5G應用發展?如何推動5G應用標準的構建和推廣?中小企業如何參與5G發展?

    8月5日,2021貝殼財經夏季峰會“數字經濟:通往未來之路”拉開帷幕。8月6日晚間,在“5G揚帆,誰將遠航”的貝殼財經之夜中,中國工程院院士、未來移動通信論壇理事長鄔賀銓,中國通信標準化協會副理事長兼秘書長、工程部信息通信發展司原司長聞庫,華為無線5G產品線副總裁李欣,清華大學互聯網產業研究院院長、清華大學經濟管理學院教授朱巖在線上共聚一堂,暢談5G新發展。

    我國5G上半場打得不錯,現在打下半場

    中國通信標準化協會副理事長兼秘書長、工信部信息通信發展司原司長聞庫表示,5G發展剛開始,90多萬個站點剛鋪設,相信不久就會邁上百萬大關。在這種情況下,行業推動非常重要,工業和信息化部等部門推出“揚帆計劃”,意味著,我國5G上半場打得不錯,現在開始打下半場。

    “上半場是技術、網絡、手機終端等等通信應用使用,一些網絡的部署是一場硬仗。下半場要開始應用,牌照發放非??焖?。除了手機,5G在一些其他行業的應用也非常重要,2018年開始了5G應用的升級。”聞庫認為。

    “揚帆計劃”中明確提出,5G應用發展的7個主要指標,其中5G在大型工業企業滲透率到2023年要達到35%。對此,聞庫表示,5G經過兩三年發展,收集有近萬例好的應用。幾乎每個行業都在全力推動,工業和信息化部設立了一個大于1/3的基本目標,非??尚?。另外,1/3一定要定位在大型工業企業,因為這些企業產業規模大,引入包括5G在內的新技術,對產業的影響力增加很多,所以這個指標比較科學,但也比較艱難。

    聞庫認為,5G的推廣與手機的推廣不一樣。“復制推廣要形成行業模板,把大家的數據格式統一起來,打造一百個示范應用標桿。在應用上形成一些行業模板,有了模板可以規?;瘡椭?,5G的門檻才會降低,才能比較順利推廣。形成可復制的模板需要大家努力,前期要費很大的勁。”聞庫提到。

    5G賦能千行百業的過程,就是推動全社會數字化、壯大數字經濟的過程。聞庫表示,對垂直行業來說,5G是工具,解決生產當中的問題,重新優化生產流程。但垂直行業如何用5G,還在摸索階段,這就是要推“揚帆計劃”的原因。

    聞庫表示,ToB方面,5G網絡也應該逐漸發生變化,把網絡改造成能夠面向企業使用。“5G發展過程是不斷認知的過程,網絡要根據企業的需求,不斷朝向垂直行業大企業靠攏。”

    中小企業規模小、人才與資金有限,如何參與5G發展?聞庫認為,中小企業參與5G發展的確比較難,所以需要造模型,每個行業都要有一些模型,可以讓中小企業少走一些彎路。

    “中小企業并不是說無路可走,中小企業前面也有光明的路。”聞庫表示。

    滿足工業應用,5G標準還將演進

    中國工程院院士、未來移動通信論壇理事長鄔賀銓表示,5G應用還沒有真正地在工業企業里面起到主流的作用。5G的標準還在演進。

    隨著5G的持續發展推進,5.5G的概念也被提出。那么,5.5G在之前的5G標準上又有什么新特點?5G會朝著哪些方向繼續演進呢?

    對此,鄔賀銓表示,5G已經瞄準了工業應用,但一開始在標準的量化程度上并不那么準確,總是認為高帶寬或者低時延、高可靠就可以了,而實際上,在帶寬、時延、定位、可靠性等方面,現在5G的應用和工業的應用有一些不同。“新的標準要考慮到不僅僅是下行的高帶寬,還要考慮上行的高帶寬。”

    在時延方面,鄔賀銓表示,5G確實是低時延,但那是無線端的低時延,而工廠里面要求的是端到端的低時延,所以標準也要演進。高可靠在5G上是利用冗余的WiFi實現的,但是在車間里面,可能終端到基站的距離不太遠,信道是多個同時性,達不到互補,達不到差異,所以還需要考慮分布天線等等技術。

    另外,鄔賀銓還強調,如果工業里面單基站壞了,怎么保證高可靠,而且能夠免維護,這是工業和現有的公眾網不同的地方。“所以5G的標準還在演進,有了R16、R17,將來的車聯網可能還更進一步,因為它對時延的響應要求更高。在大量的工業應用方面,5G現在還是可以基本上滿足的,只不過我們的產品形態還要變化。”

    鄔賀銓表示,5G本身又有終端又有基站,還有核心網,但是絕不能把現有的公眾網上的這套產品直接搬到企業里面。“我認為將來要放在車間的基站應該是輕型的基站,因為不需要那么多能力,而且要適應上行大,落下來小的帶寬,在可靠性方面也要有新的要求。所以要開發新興的基站,集成核心網的能力,更好地適應企業的需要。”

    鄔賀銓強調,在5G的應用發展上,中小企業缺乏人才,也缺乏資金,靠其自身往這個方向發展還是比較難。中小企業要利用5G,并不需要單獨建一個5G網絡,運營商的網絡就完全可以服務,可以通過云端的安全能力賦能和服務于更多的中小企業。

    此外,鄔賀銓表示,還有一些應用有待挖掘,包括把蛋糕做大,單靠企業自己的5G做得好,蛋糕很難做大,必須要延伸到產業鏈的上下游,創造需求。

    要推進5G深入到企業生產的核心流程

    在談到如何推進5G深入到企業生產的核心流程,批量地復制到行業的方方面面時,華為無線5G產品線副總裁李欣表示,華為從前兩年到現在已經和一些行業做了比較多的從0到1,現在是專注從1到N的復制。華為從企業的非核心業務先獲得一些和企業的互動和溝通,然后逐步地再往企業更重要的業務遷移。

    通過和一些頭部企業合作,李欣強調,華為的5G應用正在給一些行業帶來新變化。比如華為的5G技術在遠程會診、遠程醫療中起到的作用。“當下,5G可以作為廣義的數據采集網絡,由行業的頭部企業牽頭,做一些應用創新。而在未來,我們可以基于它的需求做一些真正深入行業融合的產品。”

    華為作為5G技術的設備供應商,同時也在自己的南方工廠用5G做嘗試,幫助提升生產效率。李欣表示,華為也希望通過初期的磨合,看看一些工業控制是否能夠通過5G來替代現有的集成工作。“但是這個對我們5G的能力也有一些要求,可能是一些定制化非常強的要求。”

    面對5G新技術的應用,不可避免地一些企業會存在疑慮,李欣解釋道,企業的核心業務嘗試新技術的準備工作很長,關心服務商怎么樣在確保企業一些核心問題得以解決的同時,自己的質量和操作流程還能夠保證。

    談及中小企業在5G應用中的特點,李欣表示,中小企業的辦公或者制造,可能本身對可靠性或安全性要求沒有那么高,主要是數據不出園,使得他們用一些通用的5G模組就可以達到效果。此外,中小企業希望運維能夠自動化,比如整個5G網絡買回來之后就地安裝就可以使用。“這要求我們面向這樣的中小企業可以提供通用的,簡單的低成本的5G方案,這樣可以方便我們更廣泛地復制,他直接下單,直接簡易安裝就可以用起來。”

    5G to B,大企業要承擔更多社會責任

    清華大學互聯網產業研究院院長、清華大學經濟管理學院教授朱巖表示,5G to B市場的推廣需要技術創新和模式創新并重,同時大企業要發揮龍頭企業的作用,小企業勇于找到新的盈利增長點,做到這些5G to B端的揚帆起航就能夠真正實現。

    “5G to B不是炒一個概念,如果對大企業他們還能接受一些概念,對中小微企業來說,炒概念真的沒有必要,你必須幫助他們解決實際問題。”朱巖認為企業利用5G創造價值要從兩方面看,一方面是信息化,即技術創新、技術革命;另一方面是數字化,即模式創新。他表示,“技術創新不是中小微企業的痛點,真正能吸引中小微企業的是模式創新。”

    模式創新是指尋找新的盈利點,找到一個新的發展方式。朱巖稱,“對中小微企業來說,關鍵是要解決錢的問題。”他認為,比起5G to B,更重要的是B to 5G,激活B端通過5G實現中小微企業的大量動產的穿透,將動產轉化成金融工具,進而解決企業融資難、融資貴的問題,這一切的前提是需要大量的模式型的創新。

    朱巖認為,大企業可能會因為技術創新帶來的降本增效,分到蛋糕中更大的一塊,但是更有潛力的是把蛋糕做大。他表示,“大企業的責任和擔當在5G+時代里面絕對不是自身的信息化,自身5G方面的應用,更應當帶動產業生態走向數字化,帶動數據要素的開發。”

    朱巖以汽車為例做了進一步的闡釋,“5G不只是激活傳統IT的工具,也是激活數字要素的工具。比如汽車產業不僅僅靠賣汽車賺錢,還可以圍繞汽車做一系列的數字化服務,在汽車里面增加數據要素。”朱巖認為,數據要素的開發,一個企業做沒有多大的價值,必須是一群企業做才有價值。所以在5G+應用方面應該讓大型企業先動起來,去承擔5G時代更為重要的社會責任,更為重要的中國發展責任,這樣才可以帶動中國實體產業界的5G應用。

    責任編輯:王莉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