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m id="3efzx"></em>

    <progress id="3efzx"><track id="3efzx"></track></progress>
  1. <dd id="3efzx"><noscript id="3efzx"></noscript></dd>
  2. <rp id="3efzx"></rp>

    計世網

    資本逐利,版權“背鍋”?音樂App橫跳時代告終!
    作者:王莉娟 | 來源:計算機世界
    2021-08-06
    喪失“獨家”的噱頭之后,音樂平臺下半場競爭的關鍵點是什么?

     

    你是否有這樣的經歷,想聽林宥嘉的歌發現只有QQ音樂有版權,想聽華晨宇的歌發現只有網易云音樂有版權。偶然發現某一首想聽的歌,這兩個播放器居然都沒有,又要去下載酷狗、酷我音樂……

    到這就完了嗎?那可就太天真了,目前各個App包括發行多年的老歌在內,大部分歌曲都只能試聽一段,需要會員才能聽全曲?;ㄥX不說,用戶就好似閏土最愛的猹,在各大播放器的瓜田里跳來跳去,想聽個歌可真是太難了。

    網易云音樂中歌手華晨宇獨家音源,林宥嘉無音源

    QQ音樂中歌手華晨宇無音源,林宥嘉獨家音源

    版權之爭

    “應合作方要求,該資源暫時無法收聽,我們正在努力爭取歌曲回歸。”2016年開始,網易云音樂中的歌開始逐漸變灰。2017年開始,網易云音樂大量歌曲版權丟失,出現許多無法播放的歌單,被網友稱作“灰色歌單”。

    隨后幾年,越來越多的歌曲陸續出現在騰訊系的音樂播放器中,并開始收取VIP費、單曲購買費,有的甚至購買了VIP依舊要掏錢才能聽,發表多年的老歌也不例外。多年來,對于這種割韭菜行為,用戶叫苦不迭。

    微博上經常有網友吐槽: “幾年前不要錢的歌火了又開始收費,別的平臺又找不到,美其名曰強調版權意識,苦了用戶。”還有網友表示:“每家音樂軟件好像都一樣,無論是QQ音樂,網易云音樂還是酷狗,有的歌只要聽個3、4天,就變成了vip專屬,換個手機看,發現根本不用vip就能聽。”由此可見,音樂平臺也存在殺熟的情況。

    那么,這種情況是如何形成的呢?

    據網上公開消息,2015年,酷狗音樂與酷我音樂雙“酷”合并成立中國音樂集團。同年,國家版權局下發通知,責令各網絡音樂平臺下架未授權的音樂作品。中國音樂產業的“盜版時代”正式結束,獨家版權也開始成為各平臺的“核心競爭力”。

    2016年12月,騰訊取得對中國音樂集團的單獨控制權。2017年,QQ音樂和囤積大量版權的中國音樂集團合并成立的新的音樂集團“騰訊音樂娛樂集團”(以下簡稱騰訊音樂)。事實上,騰訊這一系列行為屬于《反壟斷法》第二十條規定的“經營者集中”。

    而在之后關鍵性的一年,騰訊音樂集齊了華納、環球、索尼版權,據Nielson SoundScan 在 2011 年的調查顯示,三大唱片公司占據了88% 的全球唱片市場份額。由此開始,騰訊系平臺以覆蓋市場90%的版權比例成為在線音樂版權市場的“龍頭老大”。

    國家出手反“壟斷”

    “唱片公司已變成貿易公司,當前的音樂版權模式很大程度阻礙了市場的創新發展。” 據媒體報道,2016年蝦米音樂創始人王皓宣布告別音樂行業時,留下了這一段被行業廣為傳播的臨別感慨。

    2017年9月,國家版權局曾因音樂版權問題約談了騰訊音樂等多家公司主要負責人,并要求各公司允許99%版權交叉授權。

    2018年2月,網易云音樂與騰訊音樂達成99%獨家音樂版權的互授合作,基于自身的運營需求保留1%的獨家內容。不過,對于基數巨大的騰訊來說仍保持了一定的版權優勢。

    2021年7月24日,市場監管總局依法對騰訊作出責令解除網絡音樂獨家版權等處罰。處罰內容主要包括:三十日內解除獨家音樂版權、無正當理由不得要求上游版權方給予其優于競爭對手的條件、停止高額預付金等版權費用支付方式……并處以50萬元罰款。

    對此,騰訊音樂發布公告:“將嚴格按照監管要求,不折不扣按期完成整改。并將持續強化依法經營,不斷加強合規體系建設,立足行業的創新與發展,更好地履行社會責任,為廣大用戶提供更優質的服務,促進數字音樂事業的長期健康發展。”

    隨后,網易云音樂針對洽談版權合作進行了回應:“網易云音樂確實正在抓緊推進與多個版權方的合作洽談,歡迎更多合作伙伴與網易云音樂建立合作、恢復合作,網易云音樂愿意以最大誠意進行版權采買合作,以提供給用戶更完整的音樂體驗。同時網易云音樂也將積極履行平臺責任,助推優秀音樂作品的廣泛傳播,促進行業持續健康發展。”

    “版權之爭”終落下帷幕。

    強調版權意識絕非壟斷

    事實上,在這場博弈中“版權”不過是為“壟斷”做了替罪羊。版權是為了保護創作者的權益,絕非壟斷的代名詞,更不應該成為平臺坐地起價的工具。

    21世紀初始,我國盜版音樂光碟泛濫成災,創作者只要發布新的作品專輯,各大地攤上會立馬出現復刻版。由于音樂作品侵權成本低,人們版權意識低下,彼時國內音樂市場盜版猖獗。

    在2007年搜狐對詞曲制作人東方駿的一篇采訪中,談到自己的新歌出現盜版問題,東方駿表示“盜版很正常的,我不少歌在夜場被DJ們改成很多版本,后來也在市場上出現各種版本的盜版。”他還表示:“所有的歌手都希望自己的歌被盜版,這總比賣不動窩在倉庫里強!”

    薄弱的版權意識直接導致了音樂產業的畸形發展。當時,盜版行業甚至成為音樂行業不可或缺的一個產業鏈條,對很多創作者而言,是一種悲哀,也是一種無奈。

    隨著科學技術的進步、社會意識的覺醒、法律的不斷完善,公眾逐漸開始重視版權的保護,這既保障了創作者的利益,也有利于維護健康的創作生態,進一步促進文化產業的繁榮和發展。

    在開放共享的互聯網時代,強調版權意識更為重要。此次獨家版權的無序競爭被打破,也需要各平臺加強合規體系的建設,樹立起正確的經營意識。在短視頻占據大量流量的今天,在游戲、影視共同搶奪用戶時間的環境下,喪失了“獨家”的噱頭之后,如何立足用戶場景完善使用體驗、以創新來構建平臺特色尋找增量新出路,或許將成為各音樂平臺下半場競爭的關鍵點。

    責任編輯:王莉娟